梦想夏乡“随心所欲,共同生活”:与安娜·卡里娜的一场未完成访谈(如何祛痘和痘印)-梦想夏乡

诚信通
全国咨询热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欢迎光临机床防护罩生产厂家!【咨询热线:186-317-05801】】

梦想夏乡“随心所欲,共同生活”:与安娜·卡里娜的一场未完成访谈(如何祛痘和痘印)

如何祛痘和痘印

2017年12月中旬的一个早上,当我和她在巴黎圣日耳曼区的咖啡馆坐下开始聊天的时候,无数回忆涌上心头,以至于自己都无法将电影和眼前的这个人对照起来。安娜·卡里娜的形象以一种无法分解的方式与戈达尔的电影或者઴说电影本身连接起来,变成了永恒。

这几部电影,“七部半”——她骄傲而又固执地纠正道,当然也远不是她的一生。出过唱片、自૜导过电Ð影、写过三四本小说,安娜·卡里娜自称是一个冒险家,她有着令人羡慕的非凡生命旅程。访谈迅速变成了闲聊,我爱上了听她带着精准细节对过往尤其是年幼生活的描述,“任由”她散漫着自述,情不自禁到甚至全然忘记了想询问的关于里维特(Jacques Rivette)、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施隆多夫(Volker Schl ndorff)又或者法斯宾德(Rainer Werner Fassbinder)的拍摄细节。安娜的电影生涯不止于戈达尔。

安娜·卡里娜和让-吕克·戈达尔。

但访谈最终呈઻现出来的状态是围绕着两个男人:几乎从未在场的生父和曾经亦父亦兄亦夫的戈达尔。约定时间已近结束,但我感觉访谈却还没有真正开始,仍有太多的问题希望得到解答,于是说定节后再聊。现在回忆起来,此后我们必是各自被卷入了生活的“漩涡”,虽偶有见面吃饭,但却再没有坐定访谈。她时不时会和我提到自己那本进展缓慢的自传,不缺出版社,“几十年间十几家出版社频繁地联系过我了”,只是不愿回忆起过往的辛酸事,又或者无意说他人的“坏话”,“⊄那些被所谓电影史学家记录下来的传奇,又有多少是真的事实呢?”

也有事实:

为《精疲力竭》选角的时候,戈达尔和特吕弗曾经在报纸上戏言般地登出广告:“戈达尔寻找自己电影的女主演和心灵伴侣”。到了她出演《小兵》的时候,有一个影评人写到:“戈达尔找到了自己的主演和心灵伴侣”。安娜觉得此话对己有欠尊重进而拒演。电报马上发来了,署名JLG:“如果我们是安徒生笔下的角色,那就意味着失去了哭泣的权力”,随即而来的是五十朵表达对之前玩笑道歉的玫瑰;又或者跑步横穿卢浮宫,确实只需要九分四十三秒;谁能忘记《狂人皮埃罗》中安娜在海边的自怨自艾:“我能去做啥,我不知道做啥……?”

这一页也许被翻过去了,但厚重的书仍然在那里。因此这一ϒ未完成的对话,或者说系列访谈的第一部分,就此变成了全文。如今安娜·卡里娜确实去了那九千公里之外(《阿尔法城》),遗漏变成了遗憾,我选择将其原样呈现,剩下的,也只能交由电影来补充。感谢德尼和皮皮鲁。

《狂人皮埃罗》剧照。

我要打开自己的小录音机了,它同时也可以录像,您介意吗?

AK:完全不,我超爱摄影机的!当然,我现在有些老了,但摄影机还是一个美妙的东西,不是嘛?电影再变,我们不还是永远会需要一个摄影机?剩下的,就期待一个好一点的运气吧。今天拍和明天拍,也许就不是同一部电影了。不必后悔,已经完成的不可能重新来过,电影Δ就是如此。一旦拍了下来,就无法被改变,因而我们(作为演员)要好好为之努力。电影会变,就像我们身处的这个社会;甚至会变老,就像我们的生活,但注于此的感受和情绪,是不会变的,是永远可以被人感知的。

就像您的第一部导演作品《共同生活》(Vivre ensemble,1973),它记录下来的,就是七十年代初年轻人的生活与爱恋,虽然风格上它所੧受到的影响很容易被人琢磨出来。您也是新浪潮女演员中第一位走到了摄影机之后成为导演的。

AK:我的启发首先就来自于那时我身边的人和他们的生活,当然里面也′有来自于我自己生活的部分。我也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观察他人的生活,保持好奇,对当下发生的事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看法,这些都是很重要的素质。在法国,那是个嬉皮的时代,很多人吸毒,年轻人的生活和现在其实很不一样。我们只有很少的钱,电影中的公寓其实就是我的家,摄影ਰ师重新布置了一下方便拍摄,完成之后我也就地做饭给大家,以便节约预算。男主演我本来想找的是让-克洛德·布里亚利(Jean-Claude Brialy),但您知道他是一个“明星”,我特别⌈怕他因为片酬问题拒绝我——我会因此抑郁的!因而连问都没问。但当他最后看到电影时却和我说自己本可以低酬甚至无薪出演!整个电影是在四周的时间内拍摄完成的,包括纽约取景的部分,预算小到我们完全无法有更空裕的时间。法国电影资料馆之后胶片修复过电影,现在数码修复也完成,电影即将重映。我对它的重获“新生”特别开心。

《共同生活》电影海报。

让我们回到最开始,我经常遐想,一–个十七岁的丹麦女孩到达巴黎,随即开始了自己非凡的旅程,生活是多么奇妙!

AK:我们还年轻的时候往往是无所畏惧的,真的什么都不怕。我基本没接受过什么教育,因为十四岁我就离开了学校,这是我一生都很后悔的事情。其实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因为家庭和自己身体(连续两次摔断胳膊)的原因……我那时候就很喜欢法国文化,电影,尤其是香颂,或者美国的歌舞片。我的第一任继Ú父很喜欢古典音乐,给了我一些影响。所以自己文化教育的获取方式大概就是通过生活。

您与电影的最ⓡ早“记录”是:1959年参展戛纳电影节的一部丹麦短片´中,有您的出演。也就是说银幕上的您——当然那时候还不叫安娜·卡里娜,是和法国新浪潮同年同地“诞生”的!

AK:完全如此!但短片迟了很久很久才参展戛纳电影节,因为那是我四五年前拍的,还不到十五岁的时લ候,但我记得赚了一千丹麦克朗。演了这部短片之后,我还在哥本哈根的一个大商场里做过一段时间的电梯引导员,同时也参与群演了很多其它丹麦短片,现在大部分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踪影。那时候女孩ઐ子的成年是二十一岁,十七岁那年我自己到了巴黎,幸好没有人向警局ù报告我失踪。我只告诉自己的祖父说准备离开丹麦,他回答我说这么做是对的。因为第二个继父非常讨厌我,还常常对我拳脚相加。

于是您逃离了丹麦……

AK:我之前已经出逃过好多次,有一点点成了自己的习惯。只要有什么事情不对,我就会藏起来或者逃走。我的亲生父亲是一个远洋轮船长,游遍世界寻找到他,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大执念。有一次我从哥本哈根我逃票坐火车到达港口,打算找一条渔船央求船主带我离开,因为身无分文,那又是个冬天,特别冷,我就一直走啊走,实在撑不住就砸碎了渔屋的玻璃钻进去睡了一会觉,那也不是住家,而是渔૮民储存工具的地方。第二天他们发现Î了快冻僵的我,送去医¹院才抢救过来。

这个从未“在场”的父亲,以后有找到吗ê?您肯定知道特吕弗找父亲的旧事,我尤其喜欢这个“故事”。

AK:我五岁时见过他,但完全没有记住他的长相。只记得他递给我一个香蕉——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于是就连着皮咬起来,苦的不行!我的母亲随即就回来把我领走了。从此我再也没见过他,直到196☏1年我去英国拍《她必须离开》(She'll Have to Go)时。我的童年和少年,他是完全缺席的。在学校,我也是用一个假名字注册的。

不是汉娜·卡琳·贝耶儿Ò(Hanne Karin Bayer)?

AK:在学校里,我的名字是汉娜·布拉克(Hanne Blarke),布拉克是我第一个继父的姓,法律上他从未收养过Ąf;我,而且之后我的母亲又和他离婚了,那时候离婚还被看作是一桩不大不小的丑闻!回到伦敦和这部电影的拍摄:在酒店里我接到一个电话,那时我和让-吕克(Jean-Luc Godard)已经在一起但还没结婚,电话中有人说我的父亲希望和我会面,约在第二天上午伦敦车站,“你会认出来的,因为他会穿着船长服。”记得那是个周日,我和让-吕克一起去的੕。

周日,伦敦车站,让-吕克,生父……

AK:您知道见到我之后,他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你的衣服上掉了一颗扣子”。我一下子就崩溃了……无比愤怒地哭着回答他:“十几年没见,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话?你以为你是谁?!”。我们说的是丹麦语,让-吕克被这个场景搞晕了,我哭着跑向了出口,他跟了出来。再下次见到父亲,又是几í年之后,我在巴塞罗那拍莫里斯·罗内(Maurice Ronet)的一部电影,叫《蒂比达博的小偷》(Le Voleur du Tibidabo,1965)。我已经成年且和让-吕克结了婚。照旧是接到一个电话,因为我刚刚登上当地报纸的头条,也是这样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此文关键字: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产品

梦想夏乡风琴防护罩
梦想夏乡风琴防护罩
梦想夏乡钢板防护罩
梦想夏乡钢板防护罩
梦想夏乡盔甲防护罩
梦想夏乡盔甲防护罩
梦想夏乡丝杠防护罩
梦想夏乡丝杠防护罩
梦想夏乡导轨防护罩
梦想夏乡导轨防护罩
梦想夏乡机械防护罩
梦想夏乡机械防护罩
梦想夏乡风琴式防护罩
梦想夏乡风琴式防护罩
梦想夏乡风琴式导轨防护罩
梦想夏乡风琴式导轨防护罩
梦想夏乡不锈钢防护罩
梦想夏乡不锈钢防护罩
梦想夏乡油缸防护罩
梦想夏乡油缸防护罩
梦想夏乡柔性风琴式防护罩
梦想夏乡柔性风琴式防护罩
梦想夏乡伸缩式机床防护罩 伸缩
梦想夏乡伸缩式机床防护罩 伸缩
梦想夏乡圆形伸缩机床防护罩
梦想夏乡圆形伸缩机床防护罩
梦想夏乡钣金机床防护罩 钣金加工
梦想夏乡钣金机床防护罩 钣金加工
梦想夏乡低温钢弯头
梦想夏乡低温钢弯头

最新资讯文章